deicide

童养狐(二)

废鱼又来日更辣!
正文→

小狐狸确实如他所承诺的那样,学习妖术认真严苛得连大天狗这样古板的千年大妖都觉得不忍,看着奶包子白嫩却充满倔强神情的小脸,心情微妙,有一种……想要宠他的冲动。

但是经过返魂事件后,也有不好的一面。崽崽对周围失去了安全感,总是半夜大喊着“不要不要我”满脸泪水地惊醒。没法子,大天狗只好让他跟自己睡在一起,心疼得不行。

大天狗内心对源博雅有些不满,但他知道自己这是无缘无故的迁怒,毕竟,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是,他就是想迁怒。

低头看了看怀中熟睡的小家伙,双眉紧皱,嘴唇紧抿,一副无意识防备的神色,大天狗瞬间觉得自己又有了底气。

面无表情地抱紧怀里毛茸茸一团,手无意识地薅小家伙手感很好的尾巴,走向了晴明的房间,正待敲门,突然听见里面传来一阵不可描述的声音。

“……啊……嗯啊……别……不要了……啊!不行了……博雅……”

大天狗:……mdzz

“大人,晴明大人他们在做什么?”怀里的崽崽不知何时醒了,睁着一双睡眼朦胧的澄金色大眼睛,懵懂地看着他。

大天狗神色淡淡,此刻却特别想把小崽崽放回卧室然后把源博雅拉出来打一顿。前者难以实现,崽崽离了他根本难以入睡,后者……难解他心头之恨。

偷偷返掉博雅新抽的ssr换成小兔丸和转换符好了,正好缺个转换符给崽崽升个五星。

“没什么,他们在玩游戏。”大天狗说完突然后悔,要是妖狐问是什么游戏或是想要一起玩游戏那就糟了。但很明显的,妖狐并没有他想像的那样活泼开朗,闻言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一副对一切都毫无兴趣只想待在大天狗大人怀里的软糯样子。

大天狗心都甜化了,低头亲了亲小狐狸浓密翩飞的眼睑,说道:“汝继续睡吧。”

崽崽很信任似的蹭了蹭大天狗胸前的布料,又一次沉沉睡去。

大天狗小心翼翼地抱着,又往神乐的屋子走去,敲了敲门。

神乐打开门见到是他,目露疑惑。

“神乐,以后吾跟汝等随从打副本,但是东西归吾,”说罢,又像怕她不同意似的加了一句,“吾只要一套六星针女和一些狗粮,剩下的汝等都可以拿去。”

神乐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如有所感似的看着他怀里的一团毛球,神情似是有些愧意。

“行。”神乐很痛快地答应了。

大天狗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这一晚妖狐睡得很不踏实,一直在无声地哭泣,吓得大天狗把小狐狸抱在怀里哄了又哄,最后却是不得已喊醒他。小狐狸醒了之后一开始只是在大天狗怀里闷头哭,后来哭着哭着大天狗都已经以为他睡着了,谁知道他停止哭泣,抬起头,用哭得红彤彤的眼睛看着大天狗,用压抑而哽咽的声音道:“大人,你,你是不是也要走了?”

大天狗呆愣片刻,明白了。今天和神乐的谈话被他听见了。

真是,聪明得让人心疼。

“汝没睡着?”

妖狐低着头不说话。像是默认了。

大天狗好似无可奈何一般叹了口气说:“不走,只是以后会比较忙,偶尔不在家。”

“为了给我打材料?”

大天狗点点头。

“那,那我不变强好不好,我能不能就这样,永远待在大人身边?”说完,他好似很羞愧似的低下了头。

他这么渺小,怎么配说留在大人身边这种话?

看着他雪白的头顶,可爱的发旋,耷拉着的耳朵显得格外招人疼。大天狗想着这样的崽在别的寮都是要宠着护着的,却在这里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真想就这么答应了。但是……

“崽崽,我没办法护你一生周全,你终归会有自己的生活。”

妖狐真想脱口而出说自己什么都不要只要大人,想了张嘴,选择了沉默。

他知道,大天狗不会当真的,即使他说的是刻在他骨子里的誓言。

大天狗摸摸他的头,叹息。

####

小狐狸半夜惊醒。
大天狗:抱住,亲亲,虎摸~
小狐狸:悄悄红了耳朵

评论(10)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