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icide

唇齿深渊

ooc我的
慎入
正文→

包厢里一片热闹,处处是酒杯碰撞的声音,女人娇俏的娇嗔,和男人杯酒下肚的声音。听了使人心生厌烦。

今日的妖狐有些反常,端着一杯格兰菲迪沉默地坐在角落,有几个不长眼的女人见这人容色妖冶气质不凡想要上前搭讪,都被他打发走了。

“妖狐,你今儿……”一个富家少爷想要出声喊他,却被夜叉拦住。只见夜叉面色不虞,似有隐言,欲言又止又叹了口气:“算了,你让他一个人静静吧。”说罢,他走过去,居高临下皱着眉看着妖狐。

沉默一会,夜叉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要不你就先回去吧。”

“我没事。”妖狐抬起头,脸上又挂上了和往常一般无二的笑,张扬又肆意,眼角的魅惑简直勾到了人心尖上。

而夜叉却像忍无可忍似的大吼:“你能不能不要再这样了?!你这么折磨自己,他看到了也会难过的啊!”他的声音太大,以至于包厢里的人都扭过头来疑惑地看着他俩。

妖狐扭过头对众人安抚地笑了笑,转过头来好似无奈地看着夜叉:“我真没事,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他停顿下来,眼角却发红。

“我,”他顿了顿,“我出去抽根烟。”

说罢,转身出门向左离开。

夜叉眉头紧锁,想告诉他抽烟区在出门右转。

然后,他一言不发地回到了桌上,好似刚才的一切都没发生过似的。

妖狐靠在跑车上,沉默地抽着烟,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拿起手机,拨通。

“订一束玫瑰花,99朵的。要蓝色妖姬。”说罢,他挂掉了电话,抖了抖手中的烟灰,坐进了车里,思绪放空地望着窗外的景色。

突然想到以前看到的一句话:

【以为时间是一味良药会冲淡一切,谁料想它像一剂毒药越久越难忘。】

妖狐嗤笑一声,竟是如此应景。

拿了花,他开车去往郊区方向。

到了地方之后,他径直往里走去。今日白天来墓园的人虽不多,却也不是没有,见他居然拿了一束玫瑰花,都奇怪地看着他。

他熟悉地找到位置,将花束放下,说道:“这蓝色妖姬虽不错,颜色却比不上你的眸色纯粹。”

见一旁的老爷爷一脸犹疑地看着自己,他对其粲然一笑,大大方方地道:“我来祭奠我爱人。”

说罢,轻轻吻住了墓碑上的照片,照片上的人金发蓝眸,眉目如画,清朗得不似凡人。

唇齿深渊,眉眼之间,我爱你年复一年。

###

半夜一口玻璃渣奉上/笑哭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