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icide

咸鱼随手撸的吃醋梗
文笔渣莫喷

作者:所以对方吃醋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呢?

【大天狗】

狗子:汝不是天天想着可爱的小姐姐吗,汝还来找吾作甚?!
崽崽(笑吟吟地扑到人怀里):小生不才,心胸狭隘,有了大人以后,恕小生心中再也容不下他人了。

【妖狐】

崽崽(气呼呼):你不是一天到晚惦记着你的大义吗?!你去啊!你去找啊!你还回来干嘛啊!?
狗子(把人揽到怀里,无奈):吾的大义,不是已经在这儿了吗,还往哪儿找去?

一开口就是你的名字,一闭眼就是你的样子,那儿还有心思去找什么大义。

【酒吞童子】

酒吞(凶巴巴):以后不许对别人笑得这么灿烂!不许说让别人打败你!不许说让别人支配你的身体!不许夸别人强大夸别人长得好看!不许……
茨木(满眼小星星):挚友你凶我的样子也特别帅气!有着大江山鬼王的霸气风范!邪魅的紫眸闪烁着睿智的光辉!挚友你果然不愧是……
酒吞(忍无可忍把人拉过来狠狠亲一口):这个环节果断玩不下去了,对象分分钟让人可爱想……

###

啊哈哈那么这个吃醋的环节就这么措不及防地戛然而止吧!

忘羡,可以说是很形象了hhhh

文莫名其妙被吞了,截图重发一遍试试,请叫我坚持日更的小阔奈!

童养狐(二)

废鱼又来日更辣!
正文→

小狐狸确实如他所承诺的那样,学习妖术认真严苛得连大天狗这样古板的千年大妖都觉得不忍,看着奶包子白嫩却充满倔强神情的小脸,心情微妙,有一种……想要宠他的冲动。

但是经过返魂事件后,也有不好的一面。崽崽对周围失去了安全感,总是半夜大喊着“不要不要我”满脸泪水地惊醒。没法子,大天狗只好让他跟自己睡在一起,心疼得不行。

大天狗内心对源博雅有些不满,但他知道自己这是无缘无故的迁怒,毕竟,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是,他就是想迁怒。

低头看了看怀中熟睡的小家伙,双眉紧皱,嘴唇紧抿,一副无意识防备的神色,大天狗瞬间觉得自己又有了底气。

面无表情地抱紧怀里毛茸茸一团,手无意识地薅小家伙手感很好的尾巴,走向了晴明的房间,正待敲门,突然听见里面传来一阵不可描述的声音。

“……啊……嗯啊……别……不要了……啊!不行了……博雅……”

大天狗:……mdzz

“大人,晴明大人他们在做什么?”怀里的崽崽不知何时醒了,睁着一双睡眼朦胧的澄金色大眼睛,懵懂地看着他。

大天狗神色淡淡,此刻却特别想把小崽崽放回卧室然后把源博雅拉出来打一顿。前者难以实现,崽崽离了他根本难以入睡,后者……难解他心头之恨。

偷偷返掉博雅新抽的ssr换成小兔丸和转换符好了,正好缺个转换符给崽崽升个五星。

“没什么,他们在玩游戏。”大天狗说完突然后悔,要是妖狐问是什么游戏或是想要一起玩游戏那就糟了。但很明显的,妖狐并没有他想像的那样活泼开朗,闻言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一副对一切都毫无兴趣只想待在大天狗大人怀里的软糯样子。

大天狗心都甜化了,低头亲了亲小狐狸浓密翩飞的眼睑,说道:“汝继续睡吧。”

崽崽很信任似的蹭了蹭大天狗胸前的布料,又一次沉沉睡去。

大天狗小心翼翼地抱着,又往神乐的屋子走去,敲了敲门。

神乐打开门见到是他,目露疑惑。

“神乐,以后吾跟汝等随从打副本,但是东西归吾,”说罢,又像怕她不同意似的加了一句,“吾只要一套六星针女和一些狗粮,剩下的汝等都可以拿去。”

神乐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如有所感似的看着他怀里的一团毛球,神情似是有些愧意。

“行。”神乐很痛快地答应了。

大天狗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这一晚妖狐睡得很不踏实,一直在无声地哭泣,吓得大天狗把小狐狸抱在怀里哄了又哄,最后却是不得已喊醒他。小狐狸醒了之后一开始只是在大天狗怀里闷头哭,后来哭着哭着大天狗都已经以为他睡着了,谁知道他停止哭泣,抬起头,用哭得红彤彤的眼睛看着大天狗,用压抑而哽咽的声音道:“大人,你,你是不是也要走了?”

大天狗呆愣片刻,明白了。今天和神乐的谈话被他听见了。

真是,聪明得让人心疼。

“汝没睡着?”

妖狐低着头不说话。像是默认了。

大天狗好似无可奈何一般叹了口气说:“不走,只是以后会比较忙,偶尔不在家。”

“为了给我打材料?”

大天狗点点头。

“那,那我不变强好不好,我能不能就这样,永远待在大人身边?”说完,他好似很羞愧似的低下了头。

他这么渺小,怎么配说留在大人身边这种话?

看着他雪白的头顶,可爱的发旋,耷拉着的耳朵显得格外招人疼。大天狗想着这样的崽在别的寮都是要宠着护着的,却在这里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真想就这么答应了。但是……

“崽崽,我没办法护你一生周全,你终归会有自己的生活。”

妖狐真想脱口而出说自己什么都不要只要大人,想了张嘴,选择了沉默。

他知道,大天狗不会当真的,即使他说的是刻在他骨子里的誓言。

大天狗摸摸他的头,叹息。

####

小狐狸半夜惊醒。
大天狗:抱住,亲亲,虎摸~
小狐狸:悄悄红了耳朵

唇齿深渊

ooc我的
慎入
正文→

包厢里一片热闹,处处是酒杯碰撞的声音,女人娇俏的娇嗔,和男人杯酒下肚的声音。听了使人心生厌烦。

今日的妖狐有些反常,端着一杯格兰菲迪沉默地坐在角落,有几个不长眼的女人见这人容色妖冶气质不凡想要上前搭讪,都被他打发走了。

“妖狐,你今儿……”一个富家少爷想要出声喊他,却被夜叉拦住。只见夜叉面色不虞,似有隐言,欲言又止又叹了口气:“算了,你让他一个人静静吧。”说罢,他走过去,居高临下皱着眉看着妖狐。

沉默一会,夜叉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要不你就先回去吧。”

“我没事。”妖狐抬起头,脸上又挂上了和往常一般无二的笑,张扬又肆意,眼角的魅惑简直勾到了人心尖上。

而夜叉却像忍无可忍似的大吼:“你能不能不要再这样了?!你这么折磨自己,他看到了也会难过的啊!”他的声音太大,以至于包厢里的人都扭过头来疑惑地看着他俩。

妖狐扭过头对众人安抚地笑了笑,转过头来好似无奈地看着夜叉:“我真没事,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他停顿下来,眼角却发红。

“我,”他顿了顿,“我出去抽根烟。”

说罢,转身出门向左离开。

夜叉眉头紧锁,想告诉他抽烟区在出门右转。

然后,他一言不发地回到了桌上,好似刚才的一切都没发生过似的。

妖狐靠在跑车上,沉默地抽着烟,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拿起手机,拨通。

“订一束玫瑰花,99朵的。要蓝色妖姬。”说罢,他挂掉了电话,抖了抖手中的烟灰,坐进了车里,思绪放空地望着窗外的景色。

突然想到以前看到的一句话:

【以为时间是一味良药会冲淡一切,谁料想它像一剂毒药越久越难忘。】

妖狐嗤笑一声,竟是如此应景。

拿了花,他开车去往郊区方向。

到了地方之后,他径直往里走去。今日白天来墓园的人虽不多,却也不是没有,见他居然拿了一束玫瑰花,都奇怪地看着他。

他熟悉地找到位置,将花束放下,说道:“这蓝色妖姬虽不错,颜色却比不上你的眸色纯粹。”

见一旁的老爷爷一脸犹疑地看着自己,他对其粲然一笑,大大方方地道:“我来祭奠我爱人。”

说罢,轻轻吻住了墓碑上的照片,照片上的人金发蓝眸,眉目如画,清朗得不似凡人。

唇齿深渊,眉眼之间,我爱你年复一年。

###

半夜一口玻璃渣奉上/笑哭

童养狐(一)

前期养成
甜甜甜
狗崽 阴阳寥
ooc别跟我抢
正文→
  
大天狗面无表情地看着床上咬着手指眼泪汪汪看着他的白嫩小包子,内心乱糟糟的一片空白。
  
方才经过召唤室,里面闪过一阵紫光,继而他听到神乐和源博雅的讨论声。
  
“什么?”这是神乐。
  
“妖狐。”平静中带着一丝失望。
  
也对。他心想,这是一个欧洲寮,sst几乎抽满,抽到sr并没什么稀奇的,更何况是像妖狐那种输出不稳定的sr。大天狗心中并无甚惋惜。
  
大概是要返魂的吧。 他心道, 准备离开。
  
在这时,他却听到一个奶包子娇娇气气的声音。
“你们不要让我走好不好啊?我很乖的,我不给你们添麻烦……” 奶声奶气的,带着哭腔。 聪明的小狐狸,看到他们的语气和神情就明白了大半。
  
鬼使神差般的,他走了进去。
  
说起来,他心中的妖狐,从来就是隔壁非寮那个五星满级,喜欢拈花惹草的妖冶青年,还从没有见过幼年妖狐的样子。只见召唤台上,坐着一只雪白的小狐狸,额头和眼角有几撮血红的妖纹,眼睛是湛金色,湿漉漉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小狐狸鼓着嘴,硬是没哭出声,哽咽地道:“我会很努力地学习妖术,求求你们不要让我走……”样子很是惹人心疼。

神乐也犹豫了,本来她也看这个妖狐长得可爱,心有不忍,见他此番,更是说什么也下不去手了。

大天狗闻言出声道:“吾来带他吧。”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心下叹息,就当是日行一善吧。

神乐他们这才注意到大天狗,立刻像是抓到救命稻草般说:“行行,你带着吧,我们寮也不差多养他一个。”

于是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汝……” 大天狗犹豫着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妖狐崽子却对这位“救命恩人”很有好感,可是这位大人一看就是很厉害的那种呀,妖狐的骨子里自然有着对大妖的敬畏,一副想亲近又不敢的样子。

这时,他的肚子突然响了起来,打破了这令人窒息的尴尬。

“饿了?”大天狗赶紧问。

小狐狸点点头,然后仿佛下定了很大决心似的,伸出了爪爪。

大天狗看着面前一脸“求抱抱求举高高”的雪白的小狐狸,忍住把脸埋在他毛茸茸肚子上的冲动,把他抱进了怀里。

软软的,绒绒的,大尾巴扫在皮肤上很舒服。

小狐狸到了他的怀里,灵活地三两下跳到了他的肩上,把身体一围,决心做一只安安静静的坎肩。

晶莹柔滑的毛发微凉,贴着皮肤格外舒服,大天狗讶然望去,只见他露出讨好的表情,金色的大眼睛里仿佛有亮光闪动。

大天狗心跳骤停了一瞬间,面色忍不住柔和下来,温声道:“我以后就喊你崽崽,好吗?”

小家伙抿着唇,不知道在想什么,大天狗心中紧张起来:难道他不喜欢?

半晌,崽崽凑到他面前,鼻子在他脸上蹭了蹭,低声说了句谢谢。

大天狗还在愣神间,小狐狸又凑过来,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缩了回去,毛茸茸的耳朵红得充血。

“我很喜欢。”

柔软湿润的触感还停留在脸上,狐狸特有的香气还萦绕在鼻尖。大天狗觉得鼻子有点痒。

大妖冷静自持地点了点头说喜欢就好,如果忽略他那红红的耳尖的话。

###

我也想吸狐嘤嘤嘤

心悦之人【狗崽】小短篇

  校园
  双向暗恋
  主狗崽,有酒茨
  还是ooc大概是条费鱼了/摊
  
  正文这里→
  
  妖狐喜欢隔壁理科重点班的中二病晚期大天狗同学,然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那个家伙,除了长得好看学习好声音好听性格也合他胃口犯中二的时候还蛮可爱以外,也没什么好的了嘛!
  
  妖狐咬着笔头,苦恼地薅了一把自己毛绒绒的耳朵,心里盘算着这是不是就是晴明老师讲得那什么……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嗯嗯,应该就是了。
  
  “挚友---挚友---”
  
  妖狐抬头,看到了那个每天准时来自己班报道的白毛。这货整天来他们班找酒吞,还叫嚣着让酒吞支配他的身体什么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死gay加中二病,话说,大天狗他们班是不是盛产中二病啊?
  
  不过妖狐对茨木的印象却不错,茨木人长得好看,颜能打9分,待人也很礼貌,简直就像个小天使。
  
  妖狐转过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同桌,只见酒吞眉头微皱,笔尖停了下来,仿佛无可奈何似地抬起头看着门口。
  
  别人会被酒吞这副样子给欺骗,妖狐却不会,他很了解自己这位朋友。
  
  “嘁,深柜。” 还傲娇得一匹。
  
  酒吞扭过头来看他,一言不发。
  
  “知道啦知道啦,我走我走。” 小生才不要当电灯泡呢!
  
  迎面走来的茨木对妖狐低声道了句谢谢,走过去坐到妖狐原来的位子上。
  
  妖狐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走出去后百无聊赖地站在走廊边玩着手机,头顶突然传来清冷熟悉的声音:“妖狐?汝站在这里做甚?”
  
  “这儿凉快。”擦!没过脑子就说出来了!
  
  “……”
  
  “我,我的意思是说……”
  
  “汝跟我来。”
  
  “……哦。”可以想象自己先在有多怂。
  
  妖狐跟在他的身后,心如擂鼓。由于太入神,没有注意到前面的人已经停了下来。
  
  “唔!”撞到了!这人怎么这么硬啊!
  
  大天狗声音低沉地道:“刚才那个女生在看你。” 还目光火辣一幅跃跃欲试的模样。
  
  妖狐撞得迷迷糊糊,没注意到他的语气,闻言就想说---看就看呗,我又没什么损失。还没待他张口,就突然想到:难不成是他喜欢的女生?
  
  妖狐一幅晴天霹雳的样子,像是开始沉浸在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恋情的悲伤之中。
  
  大天狗就看到了一只突然颓废连耳朵都耷拉下来的狐狸。
  
  猜到他心中所想,大天狗几乎被气笑,又有点心疼。把人拥到怀里,嘴巴附在心上人耳边。
  
  “吾心悦之人,在吾怀中。”
  
  我的身边不拥挤,你来了就是唯一。
  
  
  【完】

【狗崽】小短篇

       第一次发文
       不喜勿喷
       狗崽走向
       ooc属于我
   

      

      “可爱的小姐,你的面颊如天边的云霞般美丽,唇瓣如花瓣般娇美,望入你的明媚双眼,我仿佛堕入神秘的星空。”
  
  书生打扮的青年语含笑意,眼中带着真诚的赞美和赞叹,而他对面的少女则面色羞红,结结巴巴地道:“你,你也很好看……”
  
  见此,青年嘴角笑意更深,含珠般的朱唇轻启,绮丽的桃花眼潋滟魅惑,在百鬼节热闹欢庆为背景下更显得玉面如桃,“那么,小姐可愿意……”
  
  “妖狐。”清冷的声音即使在吵闹的人群中也准确无误地传入妖狐的耳中。
  
  眼中却丝毫不见被打扰了好事的懊恼,只是头顶的妖纹越发妖异,唇角的笑也越发惑人,看得让人失了魂魄。
  
  “大天狗大人~”不再理会那个被他迷得晕乎乎的少女,准确地找到那个金发蓝眸的俊美大妖,声音故意低沉沙哑,末尾的余韵倒像是一只细腻柔软的小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动人的心弦。
  “妖狐,不得……”大天狗面沉如水。
  
  “不得胡闹,不得用媚术,不得祸害生灵……”妖狐笑着接了下去,“呐,大人,你真可爱,永远都是这么几句呢。”
  
  妖狐摇着扇子,半遮着脸,露出一双潋滟的桃花眼,“小生不祸害其他生灵,小生的心中只有大人。”
  
  大天狗看着他弯弯的眉眼,手指微曲,忍耐住想去揉揉他毛茸茸耳朵的冲动,沉了沉眸光,转身离开。
  
  妖狐笑眯眯地跟上,只当自己成功恶心到了这位清心寡欲的大人。
  
  妖狐从小就和大天狗一同生活在爱宕山上。这位狐族小少爷后有玉藻前撑腰,从小就千娇万宠,养了个无法无天的性子,却到爱宕山来受苦,众人只道是个富家少爷来这里图新鲜,却不知他是看上了他们如高岭之花般的大人。
  
  “汝在想什么?”见他不出声,大天狗忍不住开口问道。
  
  妖狐讶然回头,很快反应过来,笑道,“小生在想,此处风景独好。”
  
  大天狗挑眉。
  
  “却不及大人万一。”

组队的时候我带个酒吞
队友带茨木                                          ……但是昵称太尴尬了